理论聚焦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理论聚焦

长三角科技创新共同体建设应着重提高五大能力

发布时间:2020-06-20 作者:赵菁奇 来源:学习时报 分享到:

中共中央、国务院于2019年12月印发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要构建区域创新共同体,其中明确提出要构建“长三角科技创新共同体”,把构建长三角科技创新共同体作为区域创新体系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

打造长三角科技创新共同体,是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战略力量,是长三角区域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必然要求。长三角科技创新共同体是在长三角区域创新体系建设的基础上,由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和安徽省形成的科技创新有机整体,在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的基础上,还要坚持共对原则,即共同应对国际科技创新环境变化带来的风险和挑战。科技创新共同体建设重在落实新发展理念,促进科技基础设施联通、创新资源要素流通、创新链与产业链融通、科技创新环境畅通、科技体制机制贯通,在科技创新层面实现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

从近些年的长三角科技创新合作来看,长三角已具备世界级城市群的创新能力,同时重大科技基础条件优势明显、科技资源共享成效凸显、科技创新平台作用突出、科技创新主体活力充足、高端创新人才储备丰富、产业体系配套相对完善。一些科技合作取得了积极成效,但在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共建共享、联合攻关关键技术共性技术、互认高新技术企业资格、协同推进科技创新平台建设及共建科技创新基金方面仍存在一些亟须解决的问题,建设长三角科技创新共同体,还需要从提升以下五个方面能力着手。

共建共享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提高原始创新能力

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隶属于“新基建”范畴,是国家为在科学技术前沿取得重大突破,解决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中的战略性、基础性和前瞻性科技问题而投资建设的科学技术研究设施,是科技发展的重要基础条件,是国家科学技术水平和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是提高国家竞争力的重要保证。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对于原始创新能力提高至关重要。我国已经建成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主要分布在长三角、环渤海和珠三角等科技创新能力较强地区。长三角一市三省在共同推进量子通信“京沪干线”“未来网络试验设施”“高效低碳燃气轮机试验装置”及超算中心等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取得一定进展。在这些相对集中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基础上,如何更科学合理地利用这些设施、更好地共建新的基础设施满足本区域、本国乃至全球科技发展需求,提升设施的国际地位、实现可持续发展,是长三角一市三省政府、投资方、运营管理方和普通用户共同关心的问题。建议参考国外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成立联盟的先进经验,整合长三角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领域的科技力量,尽快研究成立基于加速器的先进光源技术联盟,再战略性布局其他领域类型设施联盟。依托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技术联盟这一组织范式,加强协调实施未来工程建设,妥善处理运营服务过程中的利益关系。同时开展注重成果导向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绩效评估,加强绩效执行的过程监管,将绩效管理贯彻到设施建设和运行的整个生命周期,发挥信息化在绩效指标数据获取中的作用,建立绩效评价结果奖惩机制,利用上海、合肥“两心共创”的契机,提高长三角区域原始创新能力。

联合攻关共性技术关键技术,提高技术创新能力

2018年4月,《科技日报》以“亟待解决的卡脖子技术”连续报道了29项我国正在面临的“卡脖子”技术,加之国际竞争日益激烈、中美贸易摩擦等问题,让联合攻关共性技术关键技术再次成为迫在眉睫的重要课题。应发挥上海市、南京市、杭州市及合肥市等核心城市创新要素集聚和城市群产业配套优势,面向国家战略需求和市场需要,结合自身产业发展特色,聚焦人工智能、量子技术、生物医药、集成电路、新材料、新能源等重点产业和关键领域,筛选“卡脖子”的产业共性技术关键技术,联合设立共性技术关键技术研究开发中心,由一市三省设立共同基金支持,开展攻关研究。也可围绕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发展所需的节能环保、公共安全、民生保障、新能源汽车、电子信息、先进制造等领域,支持共同开展一批联合攻关项目,为解决区域内面临的“卡脖子”问题提供技术支撑。从长三角地区内部发展水平差异的现实出发,引导科技创新不同发展水平城市围绕战略性新兴产业构建基于产业价值链的科技创新联盟,促进长三角中心(省会)城市与其他城市之间的联合和协作,提高技术创新能力。要说明的一点是,“卡脖子”问题是我国跟世界强国相比遇到的关键技术瓶颈,但“卡脑子”问题是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需要全人类共同面对的重大问题,依然不能忽视,我们要注重从“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到“三创”(创新、创业、创造)的转变,要从侧重理念的创新、实践的创业到强调精神的“创造”转变,只有“卡脖子”“卡脑子”问题都能处理得当,才能实现共性技术关键技术的突破。


 

互相认可高新技术企业资格,提高成果转化能力

我国根据2016年由科技部等部门联合颁布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及《国家重点支持的高新技术领域》对高新技术企业每3年认定一次。虽然国家规定的标准一样,但具体到每个省市略有不同,怎么能在长三角互认高新技术企业,促进成果转化是面临的首要课题。应以上海技术交易所、江苏省技术产权交易市场、浙江科技大市场和安徽科技大市场为核心,连接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上海)、苏南中心(苏州),继续推进长三角技术转移和交易体系建设,探索科技成果转化基础数据的信息共享,建立科技成果信息平台标准体系。经对一市三省可转化重大科技成果及领域分析研究发现,长三角区域内部的行业分布有一定趋同性,好处是有利于产业分工精细化、发挥集聚效应,弊端是降低了区域的整体经济效益。反映在科技成果层面就是存在成果供给与产业发展需求矛盾、区域行政壁垒影响跨区域转化进程、跨区域成果转化内生动力不足等问题。针对成果供需矛盾,应在科技成果形成阶段注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组建跨区域研发团队;针对内生动力不足,应推进企业技术中心、新型研发机构等平台建设。注重在科技成果商业化阶段搭建服务体系,在科技成果产业化阶段注重生态环境营造。

协同推进科技创新平台合作,提高创新融通能力

长三角地区拥有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高新园区和众创空间等各级各类创新平台。目前长三角区域共有上海张江、苏南、合芜蚌、杭州、宁波及温州六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总体上看,上海根据区位发展基础,把科技创新纳入城市核心功能,正在发挥科创中心的积极作用,在鼓励创业创新普惠税制、新型产业技术研发组织、简化外资创投管理等方面取得一批可复制成果。建议其他示范区推广张江科创中心通关模式,让技术创新主体企业享受跨境研发的便利化措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是区域创新发展的主要增长点,长三角共有国家级产业开发区30家,目前主要有地方政府合作共建、园区与地方政府合作、园区与协会合作、大学科技园异地建设创业中心及科技走廊(G60科创走廊)等合作模式,应继续发挥长三角园区共建联盟作用,联合建设长三角“互联网+”创新服务平台,搭建多渠道融资体系,营造良好信用环境,提高长三角区域创新融通能力。长三角众创空间发展较早,目前已有近300家,呈现出龙头企业带头、综合生态型盈利模式等特点,但也存在盈利模式不清晰、优势特色不明显、产业结合不紧密的现象,应成立长三角众创空间协会联合会,联合举办长三角创业从业人员培训班,并开展考核,鼓励众创空间跨区域发展。除以上三类科技创新平台外,在产业层面还要继续推进长三角主要产业协作平台合作,共同利用科技创新资源和成果培育发展新兴产业。

共同成立科技创新发展基金,提高创新保障能力

如何持续推进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战略,持续推进区域创新共同体建设,成立长三角科技创新发展基金就显得尤为重要。虽然长三角一市三省都有各自的科技创新基金,但服务于长三角一体化的科创基金还存在功能发挥不足、体系建设不全等问题。各个省市依然靠通过企业、高校院所、社会资本及政府政策引导、财政激励等手段加大科技合作的财政投入力度。可考虑将目前的长三角联合攻关资金调整为长三角科技合作基金,重点围绕国家战略和长三角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需求,承担大飞机、大规模集成电路、新药创制等重大科技专项,支持开展电子信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等若干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联合攻关,增强长三角自主创新能力。在当前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设立的创业投资子基金基础上,争取成立长三角科技成果转化创业投资基金和长三角产业协同发展基金,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和引导作用,带动金融资本和民间投资服务于科技成果转化,逐步完善多层次、多元化、多渠道的科技投融资体系。同时要加强科创基金的管理制度建设,厘清政府对基金管理的权力边界,确定基金绩效考核体系,建立基金收益分配机制,完善基金监管和责任追究制度,提高区域创新共同体建设的持续保障能力。除了有保障基金外,还应该在现有长三角科技创新券通用通兑基础上,克服当前创新券统筹层次低、兑换周期死板、管理服务成本高的障碍因素,借鉴长兴“科技券”与上海科技资源跨区域共享的有效经验,建立关于创新券的交流平台和协调沟通机制,可尝试采取“互联网+科技服务+创新券”的服务模式,可以有效避免各地政策突改给企业造成的影响,也可建立通兑基金池,切实减少企业资金流压力。


 

来源:《学习时报》,作者单位:省委党校(安徽行政学院)


Copyright © 2011 中共安徽省委党校.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ed by Wanhu

皖ICP备06012118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1196号

通讯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屯溪路301号 邮编:230022

访问量统计(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