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回顾
最新通知:

站内搜索:

科研咨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咨政

基层党员干部法治思维问题探析

发布时间:2018-05-21 作者:戴传利 来源: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分享到:

法治思维的理论界定主要有两个角度。其一,法治思维指人类符合法治的精神、原则、理念、逻辑和要求的思维习惯和程式,它是对于法治比较理性的认知过程,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其二,法治思维指人类对于法治的认知所形成的精神、原则、理念、逻辑和要求,它是对于法治比较理性的认知结果,是一个静态的存在。

领导干部不同思维方式决定他们不同的行为方式。“权力本位思维模式”会让他们盲目崇尚权力、追逐权力,把权力看成是万能的领导干部自然会产生“权大于法”的想法,忽视甚至排斥法的约束作用。

一、基层党员干部法治思维现状

第一,规则至上意识与严格守法思维缺失。要想让规则被信仰,领导干部必须树立规则至上的思想。党员领导干部想问题、办事情、做决策、处理和化解社会矛盾都要有法律意识,首先要问自己:有法律依据吗?而不能单纯地依据会议精神、领导批示、自己经验等,应把规则看成首要的和最高的行为准则。

但在现实生活中,伴随着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我国社会矛盾与社会纠纷也在增加,公平正义失衡,社会心理变异,基层党员干部过分强调“维稳”而忽视了法治,结果造成了 “信访不信法”等大量问题。

第二,控制公共权力要求意识不强。防止权力滥用的另一个要求就是尊重和保护私人权利。判断社会发展好坏的一个重要衡量指标是对私人权利的保护程度,权利保护是法治思维和依法办事的当然要求。

一些基层党员干部还没有厘清权力的来源及本质,不能正确处理权与法的关系,缺乏正确的权力观。有人认为权力是人大赋予的,有人认为权力是自己努力取得的,还有的人认为权力是上级领导给的。

第三,尊重程序正义,最大限度维护实体公正思维变异。结果正义理念占据中国人思维很多年。随着程序正义理论研究的深入以及在实践层面的展开,领导干部忽视程序的思想已经得到了很好的纠正。但部分基层党员干部给百姓造成很多不便,以法定程序为托词,固步自封,不管结果,引发了一些社会矛盾。

二、基层党员干部法治思维能力不足原因

第一,不唯法只唯上思维。在基层调研中,一些乡镇负责人谈到依法办事问题时,都会认为基层很难做到一切依法办事。他们认为,有的任务是上级领导分派下来的,有具体的期限限制,在有限的期限内按照法律程序走很难完成上级领导交办的任务,这个时候只有服从上级领导的意图,即便是违法也要把任务完成。

第二,改革就要突破法律束缚思维。许多基层党员干部认为“改革就是要突破法律的限制,大胆闯、大胆试”,“敢为天下先”,“现在要我们全面深化改革,又不让我们违法,怎么能做到啊”,实践中之所以会出现诸如此类观点,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一些基层党员干部还没有真正理清改革与法治之间的关系,把两者对立起来,认为“改革就要突破法律规则”.

第三,缺乏实质法治思维。前几年,一些基层党员干部存在“搞定就是稳定,摆平就是水平”的思想。但自从国家实行诉访分离、对缠访缠诉的人可以追究相应责任规定出台后,加之司法改革的推进,立案审查制改为立案登记制,起诉变得容易了,许多基层干部动辄就对行政相对人大喊:“你不服可以去告我啊”。这是典型的形式法治的思维,咋看起来没有问题,让行政相对人去起诉也符合法律规定,但不符合实质法治的要求。领导干部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应尽最大力量维护百姓利益,不到万不得已不应当鼓励行政相对人起诉政府。

三、提高基层党员干部法治思维对策

提高基层党员干部法治思维,必须分析领导干部的心理,有针对性地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

第一,完善法治考核指标内容及其结果应用。考核指标设定科学与否直接决定了干部行为的好坏。虽然现在已经把法治内容列入领导干部业绩考核中,但考核主体、指标内容、考核程序、结果应用等方面的科学性还需要完善。法治内容的考核应当引入第三方考评机制,增加群众参与程序,把任务分解到群众日常与党政机关打交道的过程中,平时就让群众对每一件事件打分。考核的内容不能只看开了多少次会、出台了多少文件、举办多少期培训班等,而应该注重考核领导干部平时的一言一行是否践行了法治思维,是否始终坚持依法办事,是否破坏了法治环境。

考核结果的应用非常重要。要把具有法治思维和依法办事能力强的领导干部提拔到重要岗位上来;把那些法治观念淡薄,不能严格依法办事的领导干部进行及时调整,完善责任追究,坚持有错必究、不错不漏的原则。法的威慑力不单纯看法律设定是否严厉,还要看违法犯罪行为被发现的概率。被发现的概率越高越有利于防止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我省在未来完善地方性立法时要注意法律后果设定的科学性,不仅要加大违法成本,也要预设一些奖励性法律后果,鼓励人们学法、守法、护法、信法,形成守法光荣、违法可耻的社会氛围。

第二,严格责任追究,建立适当的免责事由。终身追责制像一把高悬在干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给干部产生很大的心理压力,为那些恣意妄为、不作为、乱作为、短视行为等套牢“紧箍咒”,对干部执政行为产生巨大的影响。

干部终身追责制的有效运行包括许多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制度设计。法律依据、追责时效、归责原则、追责主体、责任主体、追责程序、责任大小、责任形式等制度架构都是贯彻终身追责制所必须考虑的因素。明确归责原则。采用不同的归责原则会对干部行为产生不同的影响。如果采用客观归责原则就会束缚住干部的手脚,造成他们不敢作为。所以终身责任制只能采用主观过错归责原则,干部主观过错程度决定了承担责任的轻重。

第三,准确界定依法办事中“法”的范围。调研中发现,部分基层党员干部搞不清法的范围到底包括哪些。软法理论认为国家立法中的非强制性规范、规范性文件、政治组织的自律性规范、社会共同体创制的各类自治规范等都是“法”,并提出“软法亦法”观点。虽然这种观点值得商榷,但在实践中如果获得国家认可的也应该属于“法”的范畴;此外,现在已经明确,党内法规体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五大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第四,从“遇事找人”到“遇事找法”。衡量领导干部是否具有法治思维最重要的一个现实标准是能否实现从“遇事找人”到“遇事找法”观念的转变。“遇事找人”是我国当前社会大多数人的思维模式,已经固化为一种习惯。基层党员干部在这种社会氛围中,都会遇到亲朋好友说情办事的情况,拒绝请托可能会失去亲情、友谊或者利益,不拒绝可能会违法,在两者发生矛盾时,许多基层党员干部会选择前者而甘愿违法。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选择依法办事,党员干部在此种情况下要做好法治宣传工作,劝说亲朋好友依法行事,违法事情不能做,守住法律底线,让他们养成“遇事找法”的习惯。
   

(作者单位:安徽省委党校。本文系2017年度全省党校系统重点课题“基层党员干部法治思维问题研究”阶段性成果)


中共安徽省委党校微信公众号

X

省委党校移动办公AP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