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站内搜索:

队伍建设/

当前位置:首页 - 队伍建设

媒体集中宣传报道校(院)扶贫干部徐冬梅先进事迹

发布时间:2018-11-25 作者: 来源: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分享到:


 

编者按:徐冬梅,省委党校(安徽行政学院)驻阜阳市颍泉区王寨村扶贫工作队副队长。今年10月17日,作为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先进典型、脱贫攻坚一线涌现出的优秀代表,徐冬梅同志受到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表彰,荣获2018年度全国脱贫攻坚奖贡献奖,并作为首场报告人之一作了先进事迹报告。徐冬梅同志的感人事迹在安徽日报、江淮时报、安徽电视台等媒体上集中报道,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现刊载一组媒体报道,供全校(院)教职工和学员学习。

1

安徽日报 2018年11月20日 1版  

为民寄深情 冬梅香更浓 ——记安徽行政学院选派阜阳市颍泉区王寨村扶贫工作队副队长徐冬梅

三次申请驻村扶贫,终于如愿;四次化疗,依然坚持奋战一线,为了扶贫,她甘于奉献,边工作边与癌细胞战斗,她愿意永远和贫困群众在一起……

安徽行政学院选派阜阳市颍泉区王寨村扶贫工作队副队长、九三学社社员徐冬梅,今年10月荣获了全国脱贫攻坚奖贡献奖。最近这几天,她依然拖着病体和贫困户打成一片,为他们脱贫出谋划策、排忧解难。望着皖北这片熟悉的土地,她说:“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还想回来,继续完成多年前的梦想。”

“到农村去工作”——一个“三农”学者萦绕多年的梦想

11月14日,记者驱车来到阜阳市颍泉区伍明镇王寨村。车子沿着崭新的水泥路前行,沿途看见一栋栋白色小楼。车停村部附近,不远处的文化广场上传来音乐声,几十个村民穿着演出服正在跳广场舞。

“王寨村从过去的‘灰黑色’变成了现在透亮的‘白色’。”徐冬梅和记者聊起这一年多来的变化,“去年来时正好是4月底,杨絮漫天飞扬,连带着天空都是灰蒙蒙的。村民的脸色看上去也有点灰土气,缺少点精气神儿。没有路灯又经常停电,一到晚上,村里一片漆黑……”

时间回到2017年4月28日,安徽行政学院举行简朴的欢送仪式,欢送徐冬梅等四位扶贫干部启程奔赴王寨村。徐冬梅脸上洋溢着笑容——她多年来想到农村工作的夙愿终于实现了。

王寨村地处颍泉、太和、利辛三县交界处,是伍明镇两个未脱贫的贫困村之一,条件十分艰苦。送行的队伍中,徐冬梅的同事江又明教授说:“我为她感到高兴,也暗暗为她担心。她身体虚弱,爬楼梯都气喘吁吁。”另外一位老同事李丽琴也很担忧:“在那呆好几年,冬梅都快退休的岁数,身体吃得消吗?”

徐冬梅说,她一直生活在城市里,但作为研究“三农”的学者,特别想为农村做些事情。有一次,她去皖北调研,让她坚定了驻村扶贫的信念。“我在一个贫困村,看到当地群众的生活条件差,农村的面貌也不好,这些都深深触动了我。”

扶贫工作又苦又累,而徐冬梅却多次申请。在2017年前,徐冬梅曾经两次申请驻村帮扶,单位考虑到年龄、身体等因素,没有选她。2017年4月24日,省委组织部下发选派第七批扶贫工作队的通知,要求4月26日报送选派名单。这一次又被紧盯着的徐冬梅及时获悉,她第三次申请。“冬梅身体不好,我们当初的确没有考虑到她。”安徽行政学院党委副书记汪刘送如是说。

“我这个年龄了,这次再不能去,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徐冬梅找到学校领导,诚挚恳求驻村帮扶。按照相关部署,“双包”单位选派三人驻村即可,安徽行政学院最终选派了四个人,徐冬梅终于成为一名扶贫干部。

为了尽快摸清村情,找出治贫对策,驻村刚开始的一个月,徐冬梅和扶贫工作队的同事们一道早出晚归,对这个有着22个自然村、1506户6928人的大村实施“5+2”“白加黑”式的摸排,足迹覆盖了全村7000亩土地。半年一过,村里就变了样:有了光伏发电站、党员活动室、村民服务大厅、电子商务扶贫驿站、村民文化健身广场等。自来水通了,环境美了,村民笑了。王寨村第一书记徐杰说:“徐大姐是工作狂,起早贪黑地干。夏天腿上被蚊子咬得到处都是包,仍然坚持走村串户。”

“我心有不甘。”——一个患癌扶贫干部坚持不脱离工作的大爱情怀

2017年12月的一个深夜,寒风呼啸。王寨村村部灯火通明,扶贫工作队连夜开会,商讨如何发展主导产业。徐冬梅离开会议室半小时未归。徐杰回忆:“我外出找她时,徐大姐躺在走廊过道上,面色苍白,四肢无力,虚汗直流。”

王寨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知疲倦的徐冬梅却病了。早在事发前2个月,徐冬梅就多次发烧咳嗽,还有其他病症,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依然坚守在村里。

当年11月5日,徐冬梅趁女儿带着村里的贫困孤儿赫登清逛动物园之际,抽空参加职工体检活动,后赶去给赫登清买衣服。正在商场时,她接到医生的电话。当“肺癌”两个字从电话传出时,徐冬梅愣了很久。她看到眼前的赫登清,想到马上就要迎接脱贫攻坚第三方评估,村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办理,她决定要赶回王寨村。徐冬梅说:“当时想既然患了病,也不在乎这一个月了,等忙完这段时间再说。”

返回村里,徐冬梅依然是加班加点,毫无休息退缩之意。一个月后,她回到合肥再次检查,癌细胞已经感染部分淋巴,又被诊断出甲状腺癌。当值医生听说她的经历后十分惊讶:“还没有遇到患恶性肿瘤的人,为了工作放弃一个月的宝贵治疗时间。”

做完手术,醒过来的徐冬梅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没事,住院歇几天就可以回村里了。”今年春天,在结束了四次化疗后,徐冬梅带着抗癌药又义无反顾地回到了王寨村。

“我心有不甘。”徐冬梅重回村后,给分管扶贫的汪刘送发了这样一条微信:“村子还没有出列,我自己不能‘先出列’了”。汪刘送回忆,由于她肺部手术后身体很虚弱,学院党委在向组织报告后,强行将徐冬梅从一线带回。“但即使这样,冬梅仍然心系村里的扶贫,并常常给村里打电话询问近况。”

王寨村驻村扶贫工作队,在徐冬梅的感召下,带领贫困群众奋力脱贫。今年初,躺在病床上的徐冬梅收到了一个好消息:王寨村全村178户379人当年顺利脱贫。

“徐妈妈真好!”——一个贫困群众爱戴信赖的亲人

“徐姐”“徐妈”,在王寨村贫困户和贫困儿童的心中,徐冬梅不是外人,她甚至比亲人还亲。

王寨村是两个行政村合并的,各自然村之间距离较远。徐冬梅到村里不久后,就把自家唯一的私家车开到了王寨村作为扶贫公车。由于村路破烂,用车过度,导致车辆几近报废。徐冬梅找来丈夫女儿商量,一家人凑钱掏了首付,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了一辆高底盘的SUV专门用于扶贫。如今,在王寨村,村民老远看到一辆SUV奔驰在公路上,就琢磨着徐姐要来了。

“徐妈妈真好!”记者在村里遇到孤儿赫登清,小家伙眼睛黑溜溜的,说起徐冬梅一脸感激之情。去年刚到村里时,徐冬梅发现赫登清跟着年岁较大的伯父、伯母生活,学习上有诸多不便。于是,她经常在傍晚工作结束后来到赫家,教他背诵唐诗,讲解算术。“徐姐每次来,总会给孩子带衣服、书、零食。有时候还会把孩子带到合肥家里,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赫登清的伯母狄桂兰说。

贫困户张克江身体残疾,徐冬梅得知情况后,隔三差五就到他家嘘寒问暖,帮他解决生产、生活中遇到的难题。久而久之,张克江脱贫的劲头也足了。通过种药材、卖馓子,如今的张克江一家摘掉了“穷帽”。“徐姐经常鼓励我,让我踏实地干,往后的日子肯定越来越好。”张克江说。

像张克江一样,贫困户吴秀英也对徐姐充满了深深的感情。吴秀英告诉记者,在徐冬梅的帮助下,她在当地找到了一份工作,每月增收1200元。“徐姐把我当成亲人,我知道她生病后,哭着给他打电话。她劝慰我要好好生活,她会很快返回村里来看我。”吴秀英抹着眼泪说。

徐冬梅的女儿在母亲的影响下,去年从英国留学回来毅然考取了选调生,如今也在另外一个地方参加扶贫工作。江又明教授说,徐冬梅的大爱精神不是在扶贫过程中爆发的,而是多年形成的。她的这种精神不仅影响到家人,也感染了周边的人,现在学院的扶贫班车不定期发往王寨村,学院很多同事都积极参加。

在接受记者采访中,徐冬梅始终面带微笑,回顾着一年多的扶贫生活,话语中满是对王寨的不舍与眷恋,丝毫看不出疾病带给她的苦痛。“我无怨无悔。”徐冬梅坦言,疾病固然使她的健康每况愈下,她不能经常来了,但一定会发动亲人、朋友和学生们,关心、帮助王寨村的贫困户。看到村里一天天变好,她的心里充满快乐。

2

江淮时报

徐冬梅:“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10月17日,2018年全国脱贫攻坚奖表彰大会暨脱贫攻坚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北京举行。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长胡春华出席会议,宣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李克强总理重要批示,并作重要讲话。我省九三学社社员徐冬梅获得全国脱贫攻坚贡献奖,并作为首场报告人之一在会上作了先进事迹报告。

近期,多家中央级主流媒体对徐冬梅的先进事迹进行了报道。本文为中央统战部微信公众号《统战新语》推送文章。

对于所有在基层奉献青春的人们,我们无外乎都要问一句“为什么”。而九三学社社员徐冬梅同千千万万的献身基层的干部一样不善言辞,默然不答。大多数的时候他们像是一个“献血”者,将自己的心血输送给这片挚爱的土地。至于“为什么”,艾青的一句诗可以作出诠释:“只因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

以苦为乐,圆梦扶贫

2017年4月28日一大早,安徽行政学院举行隆重而简朴的欢送仪式,欢送徐冬梅等四位扶贫干部启程奔赴脱贫攻坚一线——阜阳市颍泉区伍明镇王寨村。此时的冬梅,手捧鲜花,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幸福的微笑。作为一名生活安逸平静的女教师,是什么让她如此豪情万丈、义无反顾地奔赴脱贫攻坚第一线?多年来,作为一名研究“三农”问题的专家,多少课题让她深入农村走访调研,心系农村,情系农民,她最大的心愿是到农村去,为更多的贫困群众做点实事。前两次到基层扶贫申请未获得批准,这一次,她终于如愿以偿。

地处偏僻的王寨村是安徽阜阳市颍泉区伍明镇两个未脱贫的贫困村之一。徐冬梅到村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深入 22个自然村,走村串户、踏访田间地头,摸实情、想实招,足迹踏遍了村中的7000亩土地。在王寨村5岁孤儿赫登清的心里,徐冬梅永远是他的“徐妈妈”。幼年失去父母的赫登清跟着近80岁的伯父生活。老师出身的徐冬梅知道后,非常关心他,便经常在工作结束后到他家,教他识字、背诗、算算术。初冬的一天,经赫登清家人同意,徐冬梅将孩子带到合肥,让女儿一起陪着去野生动物园游玩。赫登清很懂事,在路上一直拉着徐冬梅女儿的手悄悄地说:“姐姐,你和阿姨真好。 ”第二天徐冬梅又和爱人一起到商场给孩子买了棉衣棉鞋等穿戴。受到徐冬梅影响,她的女儿大学毕业后放弃了曾经向往的“北上广深”,而是报考了选调生,成为一名服务在乡镇农村一线的村干部。徐冬梅的爱人积极支持她的决定,也主动报名参加单位选派,希望和妻子、女儿携手并肩,舍小家为大家,为脱贫攻坚贡献力量。

以思谋变,扶持产业

贫困村的可持续发展和贫困户收入的可持续增长是扶贫工作的重中之重。经过调研,徐冬梅认为,王寨村脱困不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发展产业的科学性、合理性有待提高,扶贫工作要综合施策。扶贫工作队认真探讨,悉心研究,制定了一系列扶贫计划和实施方案。他们出思路,跑项目,拉赞助、筹资金,针对“贫困户”一户一策。工作队通过土地流转、调整产品品种等措施,把产业扶贫与对村民的扶智和扶志结合在一起,因地制宜地开展综合扶贫工作。

从2017年4月起,仅仅过了半年多,徐冬梅和扶贫工作队成员在中共安徽省委的正确指导下,在阜阳市委、颍泉区委和安徽行政学院党委的支持下,在村两委的帮助下,实施了自来水工程、环境治理、疏通河渠、村民体检、贫困儿童救助、贫困家庭对口帮扶 (行政学院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对口帮扶了111户贫困家庭)等扶贫工程;建立扶贫培训基地,对村民进行产业指导和培训;组织新建了有实际运转意义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深挖传统优势产品,打造改良新产品。安徽行政学院从行政经费和党费中拿出近200万元支援王寨村,建设了光伏电站、党员活动室、村民服务大厅、电子商务扶贫驿站、村民文化健身广场等。通过不畏艰辛的脱贫攻坚战,徐冬梅和扶贫工作队把这个贫困村已经从“输血模式”发展逐步向“造血模式”发展过渡,行政学院驻村工作队被颍泉区授予 “先进扶贫驻村工作队”荣誉称号。

抗争病魔,心系扶贫

2017年11月5日,不知疲倦的徐冬梅病倒了。

在单位组织的体检中,她被诊断出肺癌。接到通知时,她正在街上给孤儿买过冬的衣服。接到医院电话后,徐冬梅愣了很久,想想村里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她说:“还是等忙过这阵子再说吧! ”

就这样,徐冬梅不顾病痛又毅然回到了王寨村。 12月底,为了迎接脱贫攻坚成果的第三方评估,出门跑了一天的工作队成员,筋疲力尽地回来,还要填写各种记录表格。灯下,扶贫队长发现徐冬梅一脸疲惫,便让她休息,冬梅总是笑着说:“没事没事,大家一起干,效率高。”连续几天加班到半夜三、四点,最终王寨村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第三方评估,全村178户379人当年顺利脱贫。由于徐冬梅肺部恶性肿瘤已经感染到周边淋巴,不得不直接从王寨村到安徽省立医院的手术室。

手术后,她看到大家的第一句话是:“我没事,住院歇几天就可以回村继续扶贫了。 ”住院的徐冬梅正在吊瓶,左手被吊针固定着,右手拿着笔写下的第一行字是扶贫工作建议。春节刚过,结束了4次化疗的徐冬梅不顾家人反对,带着抗癌药品又义无反顾地回到了王寨村。

徐冬梅说:“不能只让城市变得更美好,也要让农村变得更美好。像我这样研究农业农村的人就应该去农村,把自己研究的东西奉献出来,落到实处;像我这样民主党派的人士就应该去农村,支持国家的扶贫大计,实施言之有物的民主监督;像我这样的国家干部就应该去农村,为了国家利益,为了民族复兴,为了百姓共同富裕而奋斗终生。 ”

3

安徽电视台

徐冬梅:扶贫教授的幸福观(点击 ↓ 观看视频)


 

徐冬梅:扶贫教授的幸福观(上)

徐冬梅:扶贫教授的幸福观(下)

中共安徽省委党校微信公众号

X

省委党校移动办公APP

X